稀土整合演变成三足鼎立

返回列表发布日期:2014-03-05 | 官方微博


伴随着我国稀土新政的出台,我国各大“龙头”企业正争相占位。

    而随着这种“跑马圈地”步伐的加快,如今,3方割据的态势已现。

    北方为包钢稀土的势力范围,以包头市为本营;中国五矿集团以湖南、江西两省为根基,虎视南方市场;江西铜业则占据西南地区,图谋扩大其在四川省内稀土分割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 有消息称,包钢稀土正在联合江西铜业计划制定统一的轻稀土全国定价机制。如果消息属实,则意味着这两家公司将在国内轻稀土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。

 

三方割据

    根据工信部的规划,包钢稀土、中国五矿集团和江西铜业这3家企业被列为国家整合稀土行业的龙头企业。并且到2015年时,国内稀土加工企业将由100多家减少到20家。

    915日,国家发改委宣布,内蒙古自治区内的稀土资源将在年底前全部交由包钢集团专营。

    这意味着包钢集团拿到了稀土专营许可的“金钥匙”。我国北方稀土资源的90%以上来自包头市,从今年下半年开始,包钢已经展开了整合工作。

    包钢集团旗下的包钢稀土是我国最大的稀土生产商,以包头为基地,在我国北方稀土市场处于垄断地位。

    不过,即便有当地政府的支持,近年来,包钢稀土全国“老大”的地位仍然不断受到挑战。

    在这其中,直接影响包钢稀土老大地位的是背负国家稀土战略使命的央企——中国五矿集团。按照其目标,中国五矿集团将在5年内达到年分离稀土13500吨的能力,同时完成年销售额100亿元。

    中国五矿集团多次表示,“希望进一步成为全国稀土领域的龙头”,再加上中国铝业、江西铜业、厦门钨业、湖南有色等也纷纷加入竞争,国内稀土行业整合“大戏”的序幕已经拉开。

    作为3家企业中惟一的央企,中国五矿集团有志向将稀土列为主营业务,在稀土行业的南方市场已经颇具实力。

    除此之外,中铝公司、广晟有色、厦门钨业等企业的稀土计划也在逐步展开。上游稀土价格受到出口配额和关税影响而暴涨,展示出广阔的前景和利润空间,引发各大企业竞相争夺。

    目前,中国铝业正在与江西省省政府接洽,希望对江西省当地的稀土、钨业进行重组。

    稀土产业被中国铝业列入其三大产业之中。中国铝业将依托江西稀有稀土钨业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江西稀钨”),并将之作为其在江西省稀土产业的基地。

但是,由于处在与中国五矿集团的竞争中,中国铝业在江西省的稀土谈判并未有大的进展。

 

南下争夺

    北方的稀土资源在包钢稀土的把持下坚不可摧。于是,南方地区成为各路“大佬”们的争夺地。上游稀土的采矿权非常紧张,工信部在规划中明确提出,“要提高稀土行业的产业集中度,在未来6年内,不再批准新的稀土矿采矿权,并将淘汰落后产能”。

    “包钢稀土必须进入南方”,包钢稀土总经理张忠言之凿凿。

今年8月,包钢稀土出资2.3亿元,整合江西省赣州市3家稀土分离加工企业,以取得其相对控股权。业内将这一举措视为包钢稀土开始介入南方稀土资源的争夺。同时,包钢稀土将新增1.15万吨的稀土分离能力。

    “不过,这些毕竟都是技术型企业,包钢稀土下一步会利用当地资源,并将自有稀土原料与之配套。”包钢稀土某位部门负责人表示。

    江西省赣州市被称作南方的“稀土之都”。因产业发展比较完善,江西省成为各“龙头”企业南下争夺稀土资源最激烈的地方。

    “现在采矿证不易得,包钢也希望获得江西省的稀土采矿权,但地方政府并不愿意外地企业介入开采。”包钢稀土某管理层人士透露。

    而中国五矿集团在此捷足先登,已率先夺取了江西铜业家门口的资源。

    目前,中国五矿集团正在湖南省内展开稀土企业整合。他们计划在未来5年内,在湖南省郴州市境内新增投资45亿元至55亿元。

    另外,中国五矿集团持股的厦门钨业,未来在福建省也将有所作为。目前,福建省政府已经明确,以厦门钨业为核心,治理全省的稀土产业。

不过,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虽然眼下中国五矿集团在南方稀土领域取得较大进展,但只是集中于分离、深加工等中下游环节,手上仍然没有稀土资源。

    尽管中国五矿集团迫切希望成为全国稀土领域的“龙头”企业,但其整合之路并不顺利。去年6月,江西铜业超过了中国五矿集团,获得了我国第二大稀土资源基地——四川省冕宁县牦牛坪稀土矿。

   “中国五矿集团是贸易背景,当地政府则希望更有资本和技术实力的实业公司参股”,一位业内分析人士指出,在稀土行业,对技术的需求高于对资金的需求。

    江西铜业在做大主业之后,也正筹划以铜为平台,进入稀土资源领域。因为中国五矿集团的抢先,江西铜业不得不出走四川省,之后在四川省稀土资源的争夺赛中将中国五矿集团淘汰。

    四川省的稀土储量仅次于内蒙古包头市,并且集中度高,省内87%的稀土资源集中在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境内。

    20086月,江西铜业先是以4.3亿人民币的价格取得了我国第二大稀土矿——四川省冕宁县牛坪稀土矿的采矿权。继而,当年8月,江西铜业集团在当地成立了四川江铜稀土有限责任公司,并在2009年初增资重组了冕宁方兴稀土公司。2009年底,江西铜业又联合四川矿业投资集团以1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规模共同开发稀土矿。未来,江西铜业将进一步整合四川省境内的稀土资源。

    一系列的动作使江西铜业在四川省扎下了根,并占据了稀土行业的西南位置,与北方的包头稀土、南方的中国五矿集团对峙。

 

合纵连横

    810日,南方5个省区联合监管稀土开发,共15个城市的政府负责人共同签署了《稀土开发监管区域联合行动方案》,这意味着,未来南方的稀土资源将由地方政府为主导联合监管,以执行国家开采总量的控制指标。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汪民认为,这一联合行动将破解矿业反弹的顽症。

    依托这一举动,有消息称,中国五矿集团将在南方5省价格统一中发挥作用,毕竟,中国五矿集团所依托的江西基地是其中大省。不过,该消息并未得到中国五矿集团的认可。

    反之,包钢稀土则开始了稀土定价机制的筹划。消息称,包钢稀土正联合江西铜业,并计划制定统一的轻稀土全国定价机制。如果消息属实,则意味着两家公司在国内轻稀土市场上的话语权将加强。

    包钢稀土还将获得当地政府的支持。包头市政府在当地的稀土产业论坛上透露,正在筹建稀土交易中心和稀土技术产权交易中心,准备报送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审批。



上一篇:中国可能将成为俄天然气最大消费国 下一篇:没有了